9000万美元,虚拟货币交易所洗钱的冰山一角
国际新闻 9000万美元,虚拟货币交易所洗钱的冰山一角 国际新闻 | 2018-09-30 10:43 9000万美元,虚拟货币交易所洗钱的冰山一角 冲科技

10年前,比特币出现的时候,一些执法机构就开始担心它会被用来洗钱,因为太方便了。现在又出现了一大批加密货币交易所,执法机构的压力就更大了。因为这个行业现在还没有什么法律可以管,部分交易所还允许用户去匿名交易。

华尔街日报近日发布调查报道,披露了一些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洗钱行为。他们的调查显示,至少将近9000万美元在数字货币世界被轻易地洗白。


只要跟犯罪有关的人——小到卖被盗信用卡的不法商贩,大到诈骗8000万美元的庞氏骗局团伙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需求,就是得想办法洗钱。


不约而同地,他们找到了一家网络上的加密货币交易所,名叫ShapeShift AG,由美国的几家风投公司成立。这家交易所有个特点,可以让用户匿名把比特币换成一些其他币。警察可以追踪比特币的路线,但是他们可以换成一些警察不能追踪的币。


10年前,比特币出现的时候,一些执法机构就开始担心它会被用来洗钱,因为太方便了。现在又出现了一大批加密货币交易所,执法机构的压力就更大了。因为这个行业现在还没有什么法律可以管,部分交易所还允许用户去匿名交易。


华尔街日报调查发现,这两年内,在这些交易所里,总共有将近9000万美元的交易是涉嫌犯罪分子洗钱的。而且大部分交易已经越过了美国当局的执法范围,那些不能确认的身份和不能查清的地址,大部分在东欧、中国等地。


ShapeShift,这家犯罪分子心中的最爱交易所,从法律上来说,不是一家美国公司;只是在美国办公。公司是在瑞士注册的,那里暂时没什么监管可言。他们在美国丹佛一座像上世纪80年代的大楼里办公,那栋楼里除了科技公司,甚至还有卖大麻的。而ShapeShift的创始人兼CEO的Erik Voorhees,还有他的COO和市场总监,都住在丹佛。


微信图片_20180930104426.jpg

今年早些时候,Erik Voorhees在纽约的Token Summit上讲话  摄/ALEX FLYNN


这家公司背后的资本有在加州的Pantera Capital和FundersClub,还有在科罗拉多的Access Venture Partners。Pantera和Access都表示,ShapeShift在法律上没什么问题,合法的。FundersClub对这个问题没有做任何评论。


据一些执法部门、调查员,还有华尔街日报的调查,这家公司从2014年成立的时候,就被一些犯罪嫌疑人看上了。


曾经有几个被怀疑是朝鲜黑客的人,用大名鼎鼎的比特币勒索软件WannaCry赚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,然后在ShapeShift上把比特币换成了门罗币,而这种币最大的特征就是匿名,查不到踪迹。


一年后,华尔街日报再次调查发现,ShapeShift并没有做什么改变,用户还是不需要KYC(身份审核),完全不需要个人信息,犯罪分子还是可以通过这家交易所洗钱。


很多交易所都表示,他们会遵守联邦法律,尽量去抵制洗钱行为。他们会记录用户的身份,去监控交易,发现有问题的交易活动会去上报。


涉嫌违法的交易


微信图片_20180930104436.png

涉嫌洗钱金额最大的前十家交易所,红色是指交易所在美国有办公地点


Voorhees对于这种约束一直嗤之以鼻,“我不认为大家的身份应该被记录下来,就为了那个偶尔才会出现一次的犯罪。”他在五月的一次采访中说。


通过区块链技术,比特币和大部分的加密货币踪迹都是公开的,所有人都可以看见,人们可以追踪货币究竟去了哪里,从哪儿到哪儿可以查的很明白。虽然在网上的地址或者钱包都是匿名的,但是一旦要是换成美元,匿名就不存在了。所以犯罪分子需要找到一种能摆脱追踪的办法。


为了调查加密货币洗钱究竟有多严重,华尔街日报特意做了个电脑程序,来追踪超过2500起加密货币犯罪事件。这些罪犯通过诈骗、侵入别人的电子设备、勒索,还有一些其他手段来获得比特币和以太坊。


据华尔街日报的调查,有8860万美元的赃款通过46家交易所来洗钱,而这可能只是犯罪活动的冰山一角。很多罪犯的身份还不清楚,有的在逃,有的被捕。只有很小一部分赃款,大概有不到200万美元,在执法的过程中被追回,法院也没给很精确的数字。


单单ShapeShift这一家交易所就洗钱将近900万美元,比其他在美国有办公室的交易所都多。


华尔街日报给ShapeShift提供了一份名单,上面都是使用过这家交易所的犯罪嫌疑人的钱包地址。上个月才来上班的首席法务官Veronica McGregor回应说,她已经把这些地址都禁了。


McGregor还表示,10月1日,ShapeShift就打算让用户们开始提供身份证明了。这么做也是为了降低公司的风险。“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迎合什么监管执法行动。”她说,公司有计划去监控和上报洗钱行为。


她还认为,Voorhees的观点不代表公司的想法。“那是CEO自己的想法,不是说公司就要这么做。”她说,“他是反对洗钱的。”


现在,给大家展示一下华尔街日报追踪的其中一笔赃款,是怎么利用ShapeShift掩盖行踪的。一家自称为Starscape资本的组织,利用高回报来吸引眼球,一共敛了220万美元。投资者给Starscape提供的一个钱包地址发送以太坊,然后这家公司的官网马上就挂了。


以太坊,和比特币一样,也是可以追踪的,所以这些骗子得在兑现前摆脱追踪。他们把几百万分成不同的路径,转移到了两家交易所。


其中一部分钱通过另一个匿名钱包被转进了一个亚洲的交易所,名叫KuCoin。在华尔街日报调查的时候,KuCoin说他们在监控有嫌疑的交易,并且会冻结账户,但是拒绝评论关于Starscape的问题。另外有51.7万美元被直接转进了ShapeShift,然后换成了门罗币,就再也查不到了。


门罗币可以用来洗比特币,也可以换成各种硬通货,根本查不到原始交易。利用Starscape洗钱的那些骗子,到现在也没有查到究竟是谁。


微信图片_20180930104311.jpg

华尔街日报调查的Starscape事件,骗子如何摆脱交易追踪


华尔街日报一共追踪了超过1200万笔交易,发现了数不清的犯罪行为:化名为Marco Fike的人利用一家捏造的比特币创业公司骗了200多万美元,然后跑了;化名为Makoto Takahashi的人筹集了60万美元去成立一个一直都没有营业的网上博彩平台;还有利用不雅照片勒索的。甚至还有人做了一个假的ShapeShift网站,把骗来的钱用真的ShapeShift洗钱。


Voorhees认为ShapeShift和其他类似的交易所一样,并不托管用户的资金,所以不用遵守反洗钱的规则。“政府用这种东西说要保护投资者,都是胡扯”,他说。


美国财政部显然是不同意这种说法的。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,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的官员Kevin O’Connor表示,任何拥有美国用户的交易所必须要遵守规则。金融犯罪部门发言人说,这番话并不是只针对ShapeShift说的,所有交易所都要注意。


其他交易所,像是美国的Bittrex,表示他们遵守了联邦的规则,也会核查资金的来源,包括中间过了多少次钱包。


即便是这样,日报还是在Bittrex发现了非常明显的犯罪活动,大约有630万美元的资金转进了这家交易所,其中有一部分资金被执法部门没收了。


欧洲的警务处Europol也调查了不少罪犯使用ShapeShift的案件。美国也非常明白ShapeShift在犯罪分子中的地位。“你闯红灯闯了那么多次,警察不盯你盯谁。”一位了解详情的人说。


在比特币引起的这波诱惑狂潮下,ShapeShift背后那些来自欧洲、加州和科罗拉多已经投了超过1200万美元的投资人们表示,Voorhees,就是那位曾说希望国家政府消失的那位先生,已经说服了他们。他告诉他们,他是一个务实的人,他会遵守联邦法律。


“我相信Erik,我了解他,他不是第一次当老板。”来自Pantera资本的Paul Veradittakit说。Pantera资本的重点就是投加密行业,ShapeShift也是他们投的。他说,他们资本检测了一下不需要用户信息的交易所模型,非常方便,值得赌一把,尤其在和Erik见面后更加相信了,他们认为Erik很有远见。


他还说,律师向他保证,一个只提供加密货币交易的交易所,是不会受到联邦金融监管的。


不能追踪的交易


在ShapeShift2018年2月到8月的交易量中,有7%的交易量都是用可追踪的加密货币去换成门罗币。


微信图片_20180930104444.jpg

被用来换门罗币的前十个币种


Erik Voorhees今年34岁,脸色苍白,看起来很瘦。在2011年参加了“自由国度项目”后发现了比特币。2012年,他创建了一个赌博网站Satoshi Dice,是用比特币支付的。后来他又在一家比特币交易所工作过,不过那家交易所最终关门了,因为创始人涉嫌洗钱。


他认为比特币可以削弱遗产税。“你有一笔钱,你想给一个人,那个人收到的金额就是你要给的金额,这笔钱可以藏起来,监管部门看不到,这难道不好吗?”这是他2013年提出的一个问题。


Voorhees把Satoshi Dice的股票卖了,换成比特币。为了避税,他把账户挪到了巴拿马。然后他又买回了投资者的股票,把网站卖了换成了比特币,现在这些比特币价值8亿美元。


美国证监会后来指责他卖Satoshi Dice股票和另一家比特币公司都属于销售未注册的证券,然后他又付了5万美元的结算费用。


“我以前特别恨政府,现在我会告诉自己:哥们,这些人就是这样,就是想让民不聊生。”Voorhees说。


离开巴拿马后,Voorhees决定开一家自己的交易所,买进加密货币,然后加价卖出去。


2014年,ShapeShift开张了,CEO的名字显示的是“Beorn Gonthier”,这是《指环王》里面的一个名字,Voorhees想要匿名。三年前,纽约监管局开始发放比特执照,并且开始收集公司的客户信息的时候,Voorhees决定不在纽约提供服务。


2016年,ShapeShift每月交易额有1170万美元。他开始不再用化名。然后2017年的春天,Pantera等一些投资机构一共投了1004万美元给ShapeShift。


资本进入没多久,ShapeShift就遇到了第一个洗钱的问题。WannaCry袭击了成百上千台政府和公司的电脑,锁住了里面的电脑里的文件,勒索比特币。美国安全部门和联邦官员都开始指责朝鲜。包括前国家安全局的研究员Priscilla Moriuchi都开始追踪被勒索的比特币的去向。


这位研究员从这笔比特币转移到ShapeShift开始追,然后发现比特币被换成了门罗币。她又查了3万多笔交易,最终宣布追踪失败。她说,ShapeShift为罪犯们提供的服务简直太便利了,一条龙服务。


当被询问的时候,ShapeShift表示会配合,但是也并没有提供什么信息。


华尔街日报在监测一些网站的时候发现,在WannaCry攻击后,网络上开始有人建议黑客用ShapeShift来洗钱,特别方便,还查不到。


在2月的时候,华尔街日报开始追踪超过2500个钱包地址,这些地址都是安全调查人员认为跟违法犯罪活动有关的。


比如一个案件中,一家属于BTC Global的网站承若用户每周回报率5%,在收到8000万美元后跑路。华尔街日报查到,这笔钱最终转进了ShapeShift。那些在暗网上卖被盗信用卡的卖家地址,最终钱也进了这个交易所。


Centra Tech公司去年要开发加密货币借记卡项目,并开始筹集资金。该公司表示和Visa,万事达卡都有合作,最终收了3200万美元。今年创始人已经被捕了,涉嫌诈骗。


这家公司的钱也转进了ShapeShift等交易所,但是创始人拒绝承认那些是客户的钱。虽然大部分资金被法院给扣了,但是仍有一些进了ShapeShift这些交易所。

-END-

本文由冲科技投稿镜界财经,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文章非经授权请勿转载,

向镜界财经投稿,请点击投稿按钮,详情请参阅《镜界财经投稿须知》。

互联网人都在关注的微信号

难道你还没有关注?

立即评论